0 1 2 3 4

家庭主妇心得笔记

日本家庭经常做咖喱饭。以前的材料基本上都是牛肉或鸡肉,土豆胡萝卜洋葱。最近懒人有懒招,把家里剩下蔬菜的边角余料放进去煮,发现出了口感不同外,味道没有太大的改变。

于是充分发挥想想,昨天的咖喱饭放了剩下的1/4罗卜,两个洋葱(现在洋葱便宜),仅剩一个的土豆,香菇,前天包白菜馅饺子时剩的小半碗饺子馅,和鸡肉。一次更悬的放了开文吃剩的半个苹果,和剩的葱白,生姜。

孩爸回来吃着吃着惊讶的说:你竟然放了罗卜。呵,我没好意思告诉他还有饺子馅呢。


超市外墙上贴的普及知识的画报

菖蒲在中国作为一种效力显著不可思议的草药被使用。另外菖蒲(根据发音)叫“屋檐胜负”和艾蒿在屋檐相对,以插在屋顶的方法,用来驱除带邪气和疫病的恶魔。菖蒲(根据发音)被认为和“胜负,尚武(尊重武德)”相通,恰巧在端午节期间开花,所以蕴含着“在世上不屈服,坚强健壮的成长”的祈望,被装饰着。


罢工有理

五一期间在公共汽车站点贴的告示,大概意思是 山阳公交车公司因为一些争议,有可能会罢工。万一罢工的话,给大家带来不便,请各位谅解。

昨天孩子爸回来说,早上汽车特别拥挤,听司机说是三阳罢工的原因。不过下班的时候就看见三阳公交车又在跑了。看来罢了一上午就解决问题了。罢工还是有用滴。


药妆店的4不许

药妆店墙上贴的告示

写真やビデオ撮影はご遠慮ください。 照相和录像请你多考虑一下。意思是不行。

万引き ダメ!! 偷东西 不可以。

店内 禁煙   店内 禁烟

ペットを連れてのご入店はご遠慮ください。带宠物进店请你多考虑一下。意思是不行。


日语汉字小点滴

在电器店或服装店里经常看到这样的牌子,看上去像汉语的“大处分”,意思就有不同了,这里不是处分人,是处分商品,就是降价卖的意思。孩子爸妈都很喜欢这三个字,直接奔过去,不浪费时间和精力。

在一些快捷的餐馆里,经常看到这三个字。汉语里好像没这个词“返却口”,那么先说明一下这些餐馆都是点好餐后,自己把餐盘端到桌子那去吃。所以这词的意思是用过的餐具,再由客人自己端到这个“返却口”,放在这里后会有工作人员来拿去清洗,这样就节省了人力开资,所以这种餐馆都比较便宜,有http://www.toridoll.com/shop/marugame/howto.html 丸亀うどん 以及各种食堂。这种店也是我们的最爱。


你看成什么了?

每次路过这家烧烤店,看到这个牌子,都感觉很心酸。


黄昏来了

黄昏来啦!黄昏来啦!看那景色像金海,真漂亮,真美丽。


黄昏的花

小白花,小粉花,都是花。蜜蜂采蜜,蝴蝶吸蜜,真好喝,真漂亮。


术后第三天到第五天,出院的日子

这一段时间主要是忙着每天五次去喂奶室练习喂奶,在助产师的帮助下让母乳快点出来,和学习一些有关喂奶的知识。这家医院为了让妈妈晚上能休息好,所以晚上是由助产师照顾的。

这几天的活动一方面让身体渐渐恢复,除此之外要听一次助产师的有关回家后怎样带孩子的介绍,主要是注意事项。和一次奶粉厂家来介绍怎样冲奶粉。还有观摩给孩子洗澡。和几次大餐。和一次出院前的刀口和子宫恢复情况的检查。给我做检查的正好是田中医生,她跟我说:有3公斤重真是太好了。我说:是的,多亏了田中医生了。她说:没有,没有。田中医生是一个非常果敢和开朗的医生,妈妈们都很喜欢她。

8月31日这天海月来医院看望时说头痛,才发现发烧了。于是想借医院的体温计用一下,就去护士的工作区看到了比较熟悉的藤原,跟她说后,她说:最好马上回家,担心传染给其他妈妈和孩子,家里有体温计的吧。然后给我找了急诊的电话号码,说不行就打这个电话,会告诉我怎样去医院。我想也是人家怎么会借医院的体温计给我们,于是马上打车把海月和奶奶送回家。

因为这件事,在我出院的前一天,藤原本来不在医院,但担心海月的事情特意跑来找我,说有些担心,而且明天出院的时候,她不在医院,所以过来也算告个别。她当时穿的不是工作的制服,所以完全像变了一个人。我说:你真帅,和工作时完全不同。她说:这才是真正的我。

我告诉她:给你添麻烦了。
她说:我什么也没做。
我们在走廊上边走边聊,
我问她:你结婚了吗?
她说:结了。
我又问:有孩子吗?
她说:没有,但有一只吉娃娃狗,
我说:那怎么能比呢,
她说:我很喜欢这个工作,大家都是好人。
我说:也是啊,有了孩子就不能工作了,我也好想工作。
她说:生了孩子,以后再工作也挺好的。
最后分别的时候她让我给家里人带好,有什么问题打医院的电话,大家都会告诉我的。
没想到短短的几天而已,竟也成了朋友。
我说:以后可能不会再见了,
她问:你要回国,
我说:不是,我不可能再生了,除此之外,没有理由来这里,
她说:也许在什么地方会偶遇吧。

日语有句叫“一期一会”,可能是这个意思吧,就是大家因为某个原因聚到一起,散了后就很难再见了。所以这个护士是这样,包括几位谈的很投机的妈妈也是一样,没有留任何联系方式,也许有一天会在什么地方再见吧。

第六天早上也就是9月2日星期天,本来海月也要来接妈妈出院的,但由于感冒刚好,还有点弱所以就没有让她来,而只有孩子爸来了。因为是星期天和来的那天一样,大厅里空无一人,孩子爸 交了钱,两名值班助产师和一名护士例行公事把我们送到电梯口。我这边笑的很开心,她们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对于她们来说这只是工作,对于我来说是人生的一件大事。我们走出医院大门,久违的自然风,新鲜的空气,我们看着怀中的婴儿,犯愁了,这东西抱回去可怎么办呀。孩子爸看旁边有一个大垃圾筒,就建议把开文放进去算了。玩笑话不说了,出租车来了,我们回家去吧。

再见了,医生,护士,助产师,朋友们,谢谢你们,再见。


术后第二天

第二天野原医生一早来给我拔掉后背的输药细管,正巧是早饭时间。每个人住院期间的一天三餐都是有菜单的,可以对照。这天的早饭菜单上写的是面包,酸奶,水果什么的,可给我上的确是粥,凉菜和牛奶,看上去比菜单上的少多了。而同屋的小林的菜单和我的一样,上的东西也是按照菜单写的上的。这让我非常难以接受,到底什么地方搞错了。正和小林探讨时,野原医生进来问怎么了。我说:早饭和菜单上写的完全不一样,难道是刨腹产的原因,让我很扫兴。野原医生说:应该按照菜单上菜,真的很让人扫兴。

医生查房都会推着电脑来,有什么问题直接输入电脑。于是野原医生好像是在营养师那里留了言,主要意思是希望按照菜单上菜。野原医生说:营养师应该看得到,一会我再直接去说一下。当时我也不知道他是院长医生。过了一会营养师直接来找我,说我选的早餐希望吃粥,而绝大多数人都选吃面包,所以是为我单独做的。我说:如果吃粥就每天都是这样的东西了?营养师说:差不多,如果你希望改成面包的话,可以以后上面包,如果还是希望吃粥,那么我们会为你重新做一份菜单。我想想因为他们的面包是早上现烤的,想必好吃些,于是就希望以后都改成面包的套餐了。

接下来的四天里有几次庆祝晚宴,一次是把妈妈们叫到一起在食堂里吃了奶汁烤菜,东西一般,主要妈妈们一起聊聊天。一次是日本寿司,做的非常讲究,直接送到自己的床上的餐桌。一次是法国大餐,有餐厅里的服务生服务,喝香槟酒,一整套下来吃了三个小时,搞的妈妈们忘记去喂奶。和我同桌吃的另外三位妈妈一起边聊边吃,聊医院的医生(就是这时知道野原是院长的),孩子的趣事,以后和老公的关系会不会有所改变,以及和老公是怎么认识的等等。我没有吃过这么高级的大餐,她们就教我,说餐具是从外向里用。我说:那餐具用完了就意味着大餐结束了。一位妈妈笑着说:可以这么说。有一道菜我以为是饭后甜点,于是说:怎么这么快就上甜点了。一位妈妈告诉我:这是净口的汤。对了,这位妈妈的大儿子就是在这生的,她还把两年前的最后一道甜点的照片从手机里找出来,给我们对照。最后一次庆祝宴是传统的和式晚餐,本打算和海月,孩子爸一起吃的,因为海月发烧没有能来。但最后的烤鱼实在吃不下,就用保鲜膜包回家了。


0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