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再抠

一到冬天孩妈的脚就会起皮,于是总是习惯性的去抠脚上的皮。

昨天跟孩子老爷说抠脚皮的事,一边说一边又习惯性的抠。开文就也学着抠孩妈的脚皮。一直抠到睡觉不说,睡着了半夜还爬起来,喊着:抠,抠。孩妈赶紧安慰:先睡觉,明天再抠。

额地神啊/


浑身酸痛

孩爸上星期出差两天,回来了就不太舒服。星期一是节日我们打算去图书馆借书,孩爸也屁颠屁颠地去了。还没到家就一直说,不行了,不行了,吃了药就睡了。星期二起来阴天下雨,说是浑身酸痛,还要拿很多出差用的东西,于是就用了一个带薪休假,在家又躺了一天。此为背景/

孩妈:问你个事,为什么你浑身酸痛,就能请假一天,什么也不干。我每天都浑身酸痛,能不能也请一天假,工资就不用了。

孩爸:你每天都疼,已经成为常态,所以就无所谓了。

过来让我掐个够。


间谍

孩爸说:孩妈适合当间谍,在电梯里遇到一中国人,两分钟不到,把人家房租都问出来了。

过了一会孩爸叹口气说:不行,你问出来就立马忘了,你得带个录音笔。

擦,你过来,看我不掐死你。


由一只虫子引发的故事

那天孩妈一个人骑电动车出去买东西,买完回家。正开心着呢,突然看见马路中央有一个绿绿的东西在慢慢往边上爬。于是好奇心怂恿,车子径直骑过去,想看看是个啥虫子。看也看清楚了,可是车子带了不少东西,刹车就来不及了。结果从虫虫身上压了过去,还听到扑哧一声。

当时我那个心呀,碎成一片一片的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想我罪不可赦呀,下辈子一定下地狱,就算上帝给我放下一根蜘蛛丝,我也不想往上爬了。

回家后把这件事讲给海月听,
海月说:你看清是带毛的吗?
我说:不是,
海月:那是青虫,你把它压死了。它是吃卷心菜的。你看它被压死后是绿色的,还是黑色的。
我说:我没敢看。
海月:我今年骑车压死3只螳螂,它们在马路中间跳舞,我哪看的清是树叶还是虫子。有一只把脖子压断了,嘴还在动。
我说:那你下辈子一定是螳螂了。

孩爸听说了这个令人惊愫的故事说:要是弄死什么就变成什么,那都去打死人好了,下辈子还做人。
 


烙饼没看好锅,烙糊了。为了销赃灭迹,你知道我做了什么。我把它给吃了。


开文每次看到那个细细杆子的路灯,都会喊:笔笔,画画。


很喜欢踢球

带开文出去踢球,开文发现一个黑影子一直跟着他,非常不开心。于是坐在地上脱鞋,还是不行,又脱袜子,也还是跟着,就坐在地上蹭屁股。这样能把影子甩掉吗。让他笑死了。


小窍门

做菜看表掐时间的时候,你要原来在哪个角度看的,还回到哪个角度,这样才准确。

收拾房间的时候,总要把拿出来的东西放回原处。不要想着收拾好一个,再收下一个。要走到哪个房间就顺道接着收这个房间,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

我可不可以出一本家庭主妇秘笈,给非专业家庭主妇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