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海月要关爱

自从开文回家后,海月像变了一个人,变得爱哭爱叫,每天开文几乎不哭,反到是海月整天哭哭啼啼的。

昨天去学校见她的老师,每年至少要跟老师沟通一次在家里和学校的情况。

老师就问我:海月最近在家里有什么变化。
我就说:最近在家里又哭又闹的。
老师说:最近在学校也有变化,上课发呆,老师的话不当一回事。

我最不想看到的事发生了,海月在家里很散漫,我以为到了学校应该好些,没想到老师也有同感。不过好像这是普遍现象,就是有了小的后,大的有失落感,所以就会要求更多的关爱。听说有的要闹一年,希望海月早日适应家里的变化。


玩虫子

今天我约好跟我的朋友玩,我先写完作业下楼一看还一个人都没有,我等了一下还是没来,我就喊了福田两声。可是他还是没来,我就只好回家了。过了一会儿看到他在楼下等我了。我就下去了。别的朋友也来了。我们就一起到小草丛里去抓虫子去了。我找到了螳螂,他们想给螳螂做家我觉得挺可笑。


黄昏来了

黄昏来啦!黄昏来啦!看那景色像金海,真漂亮,真美丽。


黄昏的花

小白花,小粉花,都是花。蜜蜂采蜜,蝴蝶吸蜜,真好喝,真漂亮。


2012,05,15

最近有一个小朋友在外面站队时,经常推海月,还往海月那里扔沙子。想到尽量让海月自己解决比较好,所以爸爸妈妈只在家给海月出主意,没有直接跟老师联系。一天海月回家说:还是跟老师说了,于是小朋友向海月道了谦。

事情没有结束,海月站错队的时候,那个小朋友还是用力推海月,海月开始不想和爸爸妈妈说,自己好像也不觉的怎么样。

妈妈告诉海月:站错队也不该推人呀,如果是好好告诉或轻轻接触身体还可以,恶意的推就是不对的。以后在这样还要去告诉老师。

海月说:老师不管,
爸爸妈妈告诉海月:你越去说老师越注意这件事,如果真的一直不管,妈妈再去找老师说。

海月说有的小朋友乱扔别人的衣服,海月捡到了,也一起扔。爸爸把海月给训了,不对的事自己不能跟着学,捡到了要去还给那个小朋友,或等着他来拿。

海月:那个小朋友没有生气,还在笑。
爸爸:心里一定是不高兴的。
妈妈:有的小朋友想和别人玩,所以被扔了衣服,还觉得是好事。
爸爸:那样的朋友不是真正的朋友,不要也罢,一个人玩更好一些。被扔衣服还笑的是傻子,你不能和他一起犯傻。

海月哭了,知道自己不对。


我抓的虫子

我最近抓了很多虫子,有螳螂、蟋蟀还有金龟子。放到不同的盒子里,因为我怕它们互相吃,比如螳螂吃蟋蟀 这种情况。我把装着蟋蟀的盒子放在爸爸睡觉的旁边,爸爸说:蟋蟀跳来跳去有点烦,就把蟋蟀放到别的房间去了。蟋蟀很活泼啊!


2012,05,14

鸽子妈妈非常尽职尽责,每天坚持来看望孩子,还时不时喂喂小鸽子。鸽子爸爸早不知去向。海月偶尔看到像爸爸的鸽子在附近休息,于是肯定地说:他们是离婚了。

海月问妈妈:小时候喜欢什么,
妈妈说:喜欢跳皮筋,
海月说:学习方面的,

这下可把妈妈问倒了,冥思苦想后,勉强说了个英语。

海月接着问: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学的?
妈妈:这个嘛!!说来话长了。

海月跟爸爸吵架,闹的不可开交,总算安静下来,然后三个人一起读书,这是背景。
跟海月读书的时候看到“奢望”这个词,于是让海月用“奢望”造句,
海月想了一下说:想换个好爸爸,那对于海月来说是一种奢望。


2012,04,26

五个月检查,一直担心有点小,结果真的就有点小。不过医生说没事,也只有当他没事。

回来告诉海月是弟弟,海月很高兴地说:我可以和他结婚了。

爸爸回来说:海月比弟弟大的太多,不能结婚。

不是这么给孩子解释的。

爸爸又说:可以结婚,不能生孩子。

这也不对劲。

妈妈说:海月,近亲不能结婚。

不知道海月理解了没有。

孩子小当妈的总得采取点补救措施,于是决定每天最多只用一个小时电脑,不管有用没用,就是觉得得为这孩子做点什么。


开学第一天

HaiYue 2012/09/13

学校的暑假终于结束了,开始了新学期,从新学期开始就要学20以内的加减法了。还要练习日语的汉字。老师发给我们了新的数学练习册,还给了我们一年下的语文书,生活书。开学第一天有一个人没来。


术后第三天到第五天,出院的日子

这一段时间主要是忙着每天五次去喂奶室练习喂奶,在助产师的帮助下让母乳快点出来,和学习一些有关喂奶的知识。这家医院为了让妈妈晚上能休息好,所以晚上是由助产师照顾的。

这几天的活动一方面让身体渐渐恢复,除此之外要听一次助产师的有关回家后怎样带孩子的介绍,主要是注意事项。和一次奶粉厂家来介绍怎样冲奶粉。还有观摩给孩子洗澡。和几次大餐。和一次出院前的刀口和子宫恢复情况的检查。给我做检查的正好是田中医生,她跟我说:有3公斤重真是太好了。我说:是的,多亏了田中医生了。她说:没有,没有。田中医生是一个非常果敢和开朗的医生,妈妈们都很喜欢她。

8月31日这天海月来医院看望时说头痛,才发现发烧了。于是想借医院的体温计用一下,就去护士的工作区看到了比较熟悉的藤原,跟她说后,她说:最好马上回家,担心传染给其他妈妈和孩子,家里有体温计的吧。然后给我找了急诊的电话号码,说不行就打这个电话,会告诉我怎样去医院。我想也是人家怎么会借医院的体温计给我们,于是马上打车把海月和奶奶送回家。

因为这件事,在我出院的前一天,藤原本来不在医院,但担心海月的事情特意跑来找我,说有些担心,而且明天出院的时候,她不在医院,所以过来也算告个别。她当时穿的不是工作的制服,所以完全像变了一个人。我说:你真帅,和工作时完全不同。她说:这才是真正的我。

我告诉她:给你添麻烦了。
她说:我什么也没做。
我们在走廊上边走边聊,
我问她:你结婚了吗?
她说:结了。
我又问:有孩子吗?
她说:没有,但有一只吉娃娃狗,
我说:那怎么能比呢,
她说:我很喜欢这个工作,大家都是好人。
我说:也是啊,有了孩子就不能工作了,我也好想工作。
她说:生了孩子,以后再工作也挺好的。
最后分别的时候她让我给家里人带好,有什么问题打医院的电话,大家都会告诉我的。
没想到短短的几天而已,竟也成了朋友。
我说:以后可能不会再见了,
她问:你要回国,
我说:不是,我不可能再生了,除此之外,没有理由来这里,
她说:也许在什么地方会偶遇吧。

日语有句叫“一期一会”,可能是这个意思吧,就是大家因为某个原因聚到一起,散了后就很难再见了。所以这个护士是这样,包括几位谈的很投机的妈妈也是一样,没有留任何联系方式,也许有一天会在什么地方再见吧。

第六天早上也就是9月2日星期天,本来海月也要来接妈妈出院的,但由于感冒刚好,还有点弱所以就没有让她来,而只有孩子爸来了。因为是星期天和来的那天一样,大厅里空无一人,孩子爸 交了钱,两名值班助产师和一名护士例行公事把我们送到电梯口。我这边笑的很开心,她们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对于她们来说这只是工作,对于我来说是人生的一件大事。我们走出医院大门,久违的自然风,新鲜的空气,我们看着怀中的婴儿,犯愁了,这东西抱回去可怎么办呀。孩子爸看旁边有一个大垃圾筒,就建议把开文放进去算了。玩笑话不说了,出租车来了,我们回家去吧。

再见了,医生,护士,助产师,朋友们,谢谢你们,再见。


0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