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南瓜开花,蛇

海月一直说长花骨朵了,我还不信。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海月爸爸说:南瓜开了好大的花。于是都跑出去看,原来南瓜的花是这样的呀。 

一个连雨天过后,和海月出去买东西,就在离家不远的小山上,海月最先发现了一条蛇在往管子里爬。


南瓜,鸽子和批把

去年冬天海月把一堆南瓜子丢在花盆里,说要种南瓜。我当时还笑她,心想这怎么可能种出来呢,但也懒得理她,就随她去了。这之后海月可能有去翻里面的土玩,结果今年开春就张出好大的叶子,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上网上一查才知道真的是南瓜。就是到现在还没开花,不开花的话也就没办法结果了。不过海月爸爸说南瓜叶也能吃,真是自己种的东西什么都好吃。 

今天鸽子爸爸妈妈换班的时候,清楚的拍到了两只蛋。这一对夫妻其中有一只是残疾,一条腿瘸的。因为鸽子都是爸爸职白班,妈妈职夜班,所以经常看到腿有毛病的鸽子上午飞回来,也就是说残疾的是爸爸了。所以我们经常担心爸爸不能平安回来,因为晚上外面其实很危险的,有猫和蛇以它们为食,而且晚上也比较难找到食物。如果看到他们好久没有换班就会喂点面包给呆在家里的这只。真希望他们能平安把小个子孵出来。 

今天又路过了上次的批把树,海月要捡地上的批把,被一位老爷爷看见了,那个老爷爷示意等一下,于是他就把一根树枝上的批把都摘下来给了我们。 他说不摘也都要掉的到处都是。回到家就吃了几个,味道嘛好像不如外面卖的,不过白吃的话还是不错的。


不可思议型

我就是那个地地道道的不可思议型。来日本快7年了,从来没去过日语学校,也几乎没跟专业的日语老师学过。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有在外面学日语,相反我学过的地方还比较多。最开始是在以为那些归国者提供免费服务的日语教室学习,每星期有三次。这样的日语教室具有相当程度的不确定性,比如老师不定,教材不定,人数不定,当然学习效果也就不定了。基本上靠运气,运气好遇上个有责任心的老师,她会根据你的水平为你专门制定教材,而且都是免费的,上课时间也抓的很紧,几乎不浪费时间。遇到不认真的就慢条斯理,一次课要混掉很多时间。这种免费的日语教室全国各地都有,http://u-biq.org/volunteermap.html在这个网页上基本上都有。好处是不花什么钱,可以遇到各种各样的日本人,也算是一种体验日本社会的方法。而且每年都会免费带学生及家属到外面旅游一次,费用全包。老师们也都是义工形式的,只给报个路费。日语教室的运行费用都是来自于热爱中日友好的人捐助而来。坏处当然就是有时候觉的学习效率不高。但我认为事在认为,你无法选择环境,但可以最大限度发挥它的优势。

还有就是去国际交流中心,先报名等待交流中心给你配对,报名的时候说好最基本的要求,比如要女性,要会一定汉语的等等。我算比较幸运的,很快就认识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老师,虽然学了一段时间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在继续了,但到现在为止都是很好的朋友。

还有的国际交流中心在寒暑假会请一些在日语专门学校上课的老师开一些短期的课程。这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接触到了专业的老师,这里也是免费的,只是要买教材(在日本这么多年,日语的教材几乎没买过,因为都很贵),而且要通过考试来判定是什么级别的。所以一起上课的学生就几乎同等水平,课程进度也比较快。专业老师到底不同,她会把一个词的用法列出几项来归类。现在想想查字典也是一样的,但当时觉的老师好伟大,什么都能讲的头头是道。

日本还有一种叫做夜间中学的学校http://www1.ocn.ne.jp/~apuro21/yatyu004.htm ,因为是夜间中学,所以时间在晚上5:15到8:40期间,中间包括30分钟的吃饭时间。学校是专门为那些由于战争,贫困,歧视等原因,没能接受小学或中学义务教育的人,从15岁开始都可以免费去上学,而且免费提供晚饭。现在也有很多外国人也在这里学习。因为人的水平参差不齐,所以一个班只有几个人,分出许多班出来,这样一来一个老师就教好几种课,别看学生少,每个老师要准备的东西可不少。而且中学该有的活动也一个都不落下,什么身体检查呀,发表会呀,画画课,音乐课,体育课,都得上。是一种很特殊的学校。老师们都很和蔼可亲,因为有老年人,所以经常要迁就一下。在这里也学到了一些东西,也了解了日本教育的另一面。

经常有人问我是怎么学日语的,我只能说是日积月累的。或者说发现自己跟日本人出现了较大的语言障碍,就抓紧时间补一下,把语感找出来。然后可能一段时间就会偷懒,自己也不学了,也不想主动找日本人说话。过一段时间又发现怎么又成语痴了,就再一次循环。就是现在要想跟妈妈们无语言障碍都很难,而且感觉的出,她们和我说话的时候是尽量不用难词的。其实和妈妈们交谈是最有难度的,比看电视和连续剧都费劲。所以考试呀,过一级都应该算一个开始,真正到了于人交谈也能没有语言障碍的时候才算学好了。 


生生不息

 

最近总是有鸽子在阳台上活动,终于被海月发现了。原来在阳台的椅子下面有鸽子在休息,就在刚才鸽子爸爸和妈妈倒班的时候,清楚的看到了两只蛋。。。。 

路边的琵琶树接了好多琵琶 

虽然个小了点,但都还算饱满。在超市里买的话也不算便宜,但这里的就是没人摘。 

房檐下的新生小燕子,一共有三只 

不知是爸爸还是妈妈回来味宝宝了 

吃吧小家伙

其实家附近有很多燕子窝的,但由于各种原因在燕子没有出世的时候就被处理掉了 

海月很激动,爸爸很遭罪

 

 

 


从这里不能跳下去

昨天一起去海边,在海边的栏杆上挂着"禁止跳下去" 。如果不写的话,也许会有人利用这里联系高台跳水吧,问题是跳下去想再上来可的游很远呢,也或许是为了别的目的。总之想跳的话找个人少的地方跳,这是最主要的。


口语型

很多人都认为好不容易来到日本,不抓紧时间赚点钱,那才是脑子进水了呢。一定有人回驳我的说法:赚钱是一方面,同时可以练习日语和更多的了解日本社会。

打工了解日本社会,这点是肯定的,经历的多,了解的就多。对于打工学日语来说,就比较难了。刚开始日语不好的时候就只能打一些体力劳动不怎么需要和人沟通的工,比如餐馆里洗碗的工,送报纸的工,这些多半是靠时间和体力累积出来的,打这些工即耗费了精力又浪费了时间,而且工资也比较底。有时候生活所迫这也是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特别是来留学的学生,没打过这些工的恐怕很少。随着日语水平的不断进步就可以找一些轻松又可以与人接触的工了,比如超市里摆货物,或收银台的工,这些工没有一定的日语水平是很难胜任的。应该说靠运气和关系吧。不要以为在日本就不靠人际关系了,在日本的中国人可有70万呢。还有一些是在鞋厂里做鞋,或专门修菜,这些工可能遇上恶毒的日本老女人,经常向上司打个小报告什么的。还有的是一群不怎么会日语的中国人,越南人和菲律宾人在一起勾心斗角。

如果是脑力劳动的话,会经常用到一些专业术语,但日本人也基本不会和一个外国人聊聊家常开个玩笑什么的,故意刁难中国人倒是不稀罕。

所以想靠打工学习日语,也仅限于工作中遇到的内容,不过口语相对来说是比较容易脱口而出。 


海月换发型

在我多次怂恿下,海月终于自己想通了,主动要求把头发剪短。于是海月妈妈又做了一次理发师,剪完后大家都非常满意。 

我现在还是长头发,一会就短了。 

 

嘿,短了吧,一秒钟不到。 

 

看着年轻吧。 

 

跑起来也快了,》》》我来了。 

 

 

帮妈妈洗衣服,我还带着手套洗呢。妈妈看了一会,就进房间里了,让我自己洗。妈妈对我挺信任呀。 

 

 

现在每天的盒饭都是这样包起来的,可爱是可爱,就是有点麻烦。 

 


考试型

日本的学校跟中国不同,新学期是从每年的4月份开始。为了方便外国人入学,所以学校增加了一次入学机会,可以在每年的4月份和10月份入学。
http://www.aikgroup.co.jp/j-school/japanese/index.htm
这个网页上登载了全日本所有的日语学校,我所居住的地区是兵库县神户市附近,在这里我以YMCA做为一个例子来简单的介绍一下。
http://kbym.jp/japanese/
学生大体上分两种,一种是人还没有到日本,想从学校拿到留学签证;还有一种是人已经在日本了,不用要签证。
第一种费用比较高,学期也较长,一般要学习一年到一年半。学期一年的这种报名费10万日元加上学费70万一共80万日元。学期一年的半报名费10万,学费105万,一共115万日元(学校是不管食宿的)。如果4月份想入学的话,前年的从9月份到10月份期间就得把学校要求的资料准备好交给校方。要想在10月份入学的话,同年的3月份到5月份期间把资料交给校方。
那么都要些什么资料呢,非常的头大。
http://kbym.jp/japanese/vocational_school/application/img/sannomiya01.pdf
第二种不要签证的,可以参加短期学习班,时间也比较灵活。每三个月一个班,一周上两次课,可以选择上下午,学费是三个月5万3千日元左右。报名也没什么限制比较灵活。


日语的学习

初到日本的时候,如果不去听别人的谈话,有时几乎感觉不到自己是在国外。从随处可见的神社,到有点反古气息的独家小院,似乎回到了旧时的中国。然而要想融入日本社会,不会日语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的,所以学习日语就是第一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关于学习日语的方法途径因人而异,而且大相径庭,大体分三种:
花钱上日语专科学校,专攻考试型;
到处打工挣钱,专攻口语型;
不花钱不挣钱,到处跑免费日语教室,不可思议型;


海月发神经

早上不知海月哪根神经搭错了,拿起衣服挂随手一扔,正打在电脑的显示器上。我一看就火了,大喊:你怎么又乱扔东西。于是顺手拿起衣服挂照着海月的小屁股来一下,海月声也没吭继续喝她的果汁,随便我怎么数落她,都不回应。我说:打坏了电脑,看你爸怎么说你。海月语重心长地说:妈妈你可以不告诉爸爸呀。我更气了:要是坏了的话,不告诉爸爸也会知道。她不说话了。看她一脸没事似的,我也说着没劲了,于是去洗脸。海月看我去洗脸,非要用我的洗面奶洗脸,然后还擦她的防晒霜。看她一边挤一边擦,嘴里还嘟囔:妈妈防晒霜要没了,你得去买了。我的气也消了一半说:大下雨天的,你防什么晒呀。海月根本就像没听见的样子,这是她最擅长的。后来我问她:刚才海月对不对,她非常诚恳地说:不对。妈妈发脾气对不对,她先是说:不对,然后又马上改口说:对。我说:那你要对妈妈说什么?她很快回答:对不起。海月一般犯错也死不认帐,这次是真的知道错了。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