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篇字

为了让海月和国内同龄孩子具有相同的语文水平,从海月进幼儿园开始就每天让海月写一篇字。本来每天基本上是完成任务的,自从从国内回来,海月就经常怠工。于是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和海月爸爸商量怎样管教海月的问题,海月爸爸说,要是说服教育没用,就只有来狠的了。我问,怎么叫狠的。海月爸爸说,比如关黑屋子呀,不给饭吃什么的。商量的时候,海月也在一边听着,还不时地就不懂的名词提问。我想想说,都不够立竿见影,以前听说小孩子不听话,用针扎嘴的,挺有效。海月爸爸说,不行就试试。海月没什么反应,过了一会,我对海月说,我相信海月不是需要动粗才听话的孩子,海月明天就好好写字好不好。海月轻轻地答应,好。

如果说恐吓孩子不好,但为了孩子我也只有担当这个骂名了。问题是效果如何,第二天还不错,写的挺快。可第三天就旧技重演,死活不肯写,海月爸爸也说,我也说,海月就是不感冒,没办法我就真的把针摆在海月面前,海月爸爸还试探性的挥来挥去。于是海月边写边说,我觉的写字有意思了,就写完吧,你拿的针不起作用。还不忘了给自己台阶下,只要写就行啊。

想想郎朗刚练钢琴的时候也吃了不少爸爸的苦头,为了海月能在日本期间两门语言都不落下,也只有使用这些狠招了,这孩子实在是主意又正又调皮。 


国内照片

 

上海海洋馆

 

上海豫园 

上海豫园 

上海豫园  

 

上海浦东机场 

飞机上 

武汉东湖 

武汉黄鹤楼

武汉黄鹤楼 

武汉黄鹤楼 

武汉黄鹤楼 

武汉黄鹤楼 


武汉黄鹤楼  

海月形象的面人  


海月葛ge3了

最近海月有点发低烧,但昨天还是和大家一起去公园郊游了,但回到家就还是不太对劲,睡了午觉吃了药好像恢复了精神,快睡觉的时候不知怎么想起来玩郊游得的玩具,一个纸球。一个人拍了一会又和爸爸拍,最后实在陪不起了,我躺在旁边爸爸干自己的事。海月玩到浑身是汗,再也没力气动的时候,终于自己要睡觉了,躺下来自己说自己:我都葛了。葛了其实是南方话,说饼干呀爆米花受潮了,变软了,就说葛了。没想到海月说自己葛了,不得不佩服她的语言能力。

海月妈妈是北方人,平时所“刷牙”,可海月的爸爸是南方人,“刷牙”说成“洗口”,于是海月便运用自己的理解力,坚持认为是:女人是说“刷牙”,而男人说“洗口”。这个想给她解释也很难,因为家里就这么三个人,谁能出来做个证明,是南北之分,而不是男女之分呢。 


最后再说一个海月的恶习

每天查海月的恶习,搞得我好难过,不明白干嘛要自己为难自己。也许只是希望海月有朝一日能读懂这些字,然后理直气壮的说,那时我还小,不懂事,现在的我就不会这样了。那样我就心满意足了。莫名其妙的感觉累,连想好的最后一个恶习也不想写了。我感觉我受到了打击,当我知道原来有钱人吃的是满地跑抓虫子吃的鸡下的蛋,而穷人吃的是一辈子也走不了几步的鸡下的蛋的时候,就开始一直的想,我是吃什么蛋的,我要怎么做才能吃上有营养的蛋,想着想着就觉的累,最后什么蛋也没有胃口吃了,只想这样坐着,可还是觉的累。朋友告诉我要尽人事,待天命,我就不知道这个尽人事,到底是个什么程度。

国内是海月恶习的温床(恶习二)

海月在日本基本上受制约与隐形的行为规范,不太敢做出非常出格的事,在国内简直是放虎归山。在众目睽睽之下,海月就能直接去抢比她小的孩子的东西,而且伴随着歇斯底里的叫喊。还好当时海月爸爸也在,否则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才不会遭到非议。说实话当时我和海月爸爸真是有个地缝都想钻进去,这哪里还是我们的海月,分明就是那家的富二代,官二代,军二代的所作所为。虽然事出有因,但也不至于达到如此地步。

好在经过多次的思想教育,基本恢复了理性思维。昨天就表现很好,写了很多字,还三个半夜要求听写。 


国内是海月恶习的温床(恶习一)

每次回国都会助长海月好多恶习。国内(也许日本也一样)主张尽可能的表扬孩子,结果导致海月听不得半点批评。比如海月画画,每次都是一样的东西,还是要逼着我表扬她,结果昨天我和海月爸爸一致认为再这样下去,有可能是害了海月。所以不约而同地对海月进行了适当的指正,结果招来海月的强烈不满。

记得我小时候,不知是哪个挨千刀的(也许是一群,因为我妈妈是老师,所以不免有些家长要找机会说些好听的) 总是说我长的好看,结果我就信以为真,就觉得自己是美女。等我长大了,没有了恭维的话,我便看到了真实的自己。真实的自己并没有那么可怕,可怕的是这个落差。而且因为小的时候很受宠,所以大小姐做派十足,当没人再围着前呼后拥的时候,就会非常失落,又正是青春期,所以可想而知。

也许有人说妈妈心狠,明知道预防针很疼,有可能会发烧,还是挣命似的给孩子打,明知道说这样的话,孩子不会接受,还是要说给她听,因为妈妈总是想的很远很远。 


到家了

这次总体来说,还是挺顺利的。武汉和上海到底是大城市,发展的非常快,让人看到了希望。消费水平也比较惊人,儿童游乐场呀水族馆都与日本几乎同等价格,甚至超过了日本。饮食方面到底是琳琅满目,天南海北的水果蔬菜特色菜都吃的到。小商小贩也给城市带来了不少的活力。

在国内的时候几乎被这个嘈杂,悠闲自得,眼花缭乱的国度给征服了,海月爸爸一度不想回日本了。可是回到日本后又一次沉浸在这个安静,井然有序,充满压力的岛国里。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这是今早1点睡前和海月说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