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警句

三个人一起散步的时候,在一个小巷子里发现一个小寺庙,外面的小黑板上写的句子觉得不错。(只是我个人理解的,也许有更好的说法,能力有限。) 

实现自我价值,靠的是自己  

不存在"可恨"的人,只存在"感觉可恨"的我 

 

 


兴趣所在

海月爸爸总说我不学无术,就知道做蛋糕面包饼干,最近又开始发面做起来糖三角花卷什么的。没办法想吃嘛,在日本可以买到很多中国的食品,就是糖三角和花卷目前为止还没见有卖的。最近也就奇怪了,看到什么都想用在蛋糕里, 南瓜呀,奶酪,吃不了的水果蔬菜。其实做的多半是被我自己吃掉了,海月只吃几口,爸爸有时根本不尝,即便是这样还是自得其乐,做一个又一个。

香蕉蛋糕

豆腐葡萄干蛋糕 

自制糖三角,花卷 

黄油面包 

自制包子 

 

 


做义工

现在海月的幼儿园虽然还是要时不时的跑去参加活动,但毕竟自己的时间多一些了,于是想到去离家很近的一个NPO组织做义工,免费教日本人汉语,昨天相当于是第一天。一位上了年纪的老爷爷率先报了名,和我商量教材问题,因为老人家以前在交学费的学习班学过,所以考虑的很多,什么会费呀,如何请假呀,还问我有没有资格证,和我的汉语是不是标准汉语。我告诉他,我基本上没什么方言,我也没有资格证,但我是免费的,所以应该是被允许的。请假也没什么必要,你来了我就教你,你不来我每周的星期二也会来的。总算把老人家说通了,最后决定主要以日常会话为主,遇到语法问题再具体讲一下。

因为我来日本后基本上没去过正规的语言学校,都是跟义工老师学的,我就非常奇怪为什么他们都干的那么带劲儿。昨天刚刚初试,我似乎就明白了,对别人有帮助和被需要,感觉真的非常好。而且对于那些沟通都有些费尽的初次见面的老人都能那么面带笑容的热情招呼,对于自己的家人,朋友又怎么会生起气来,就算是生气都在程度上大不一样了。

NPO是一个非营业组织,以前海月爸爸也参加过这个组织的活动,还认识了很多日本朋友。我跟他说我去的这个地方不提供网络,还要求我去参加打扫卫生,他非常不解。其实能让我去做这件事就已经非常高兴了, 就算有点限制和要求有算得了什么。总算是一次与日本社会接触的窗口吧。


海月五岁版鬼脸与三岁版对照

前几天和海月在家里泡澡,海月突然说想去美国,于是我说:那你得好好学英语了。海月想想说:我去了也不怎么和他们说话,所以不学也行。过了一会又说想坐飞机,然后我说:妈妈不敢坐飞机,怕掉下来。海月非常不解地说:怎么会呢,飞机上不是也有门挡着嘛。 

五岁版 

三岁版 

海月的画 


个人家长会

每个学期都会有一次与老师单独见面的机会,相当于个人家长会,家长们在指定的三天内预定好一天与老师在幼儿园见面,大概谈15分钟左右,不过经常有超时的情况。

这次跟老师说了一下海月在家里有时会大喊大叫发脾气,让人感觉很受伤害。老师说:应该告诉她这样别人会受到伤害。因为海月一直都比较晚到学校,所以老师希望海月以后早一点到。另外海月现在在幼儿园听问题不大,说还是总是搞错,所以希望老师多给一点说的机会。 

 


关于打扫卫生的思考

生活失去目标的时候就会很茫然,明明身边有一大堆要做的事,却不知从哪开始。

忘记不能忘记的,失去不想失去的,原谅不该原谅的。

人就会变的很轻松。

思考是人的一种本能,同时也是一种负荷,正是由于思考会带来很多困扰,

有时甚至不想思考,只想记一些事,再忘一些事,让自己变的简单。 


愉快的寒假结束了

日本的学校有半个月左右的寒假,这期间因为有日本的新年,相当于中国的春节(日本是不过农历的春节的),所以公司有一星期左右的假期。因为在日本没什么亲戚,所以要么把朋友请到家里来玩一下,也被邀请到朋友家坐客,没什么外出的计划就三个人在家里看日剧或中国的电影,再一起包饺子吃,吃完继续看,真的很逍遥。天气好的话,海月会闹着要出去。所以海月爸爸就非常盼望天气不好,就不用跑出去了。

在日本过新年大家都喜欢新年后首次参拜神社的时候许愿和抽签,这个时候神社非常热闹,300日元一支签,抽的人非常的多,才知道日本人还真够迷信的。抽的签不好的话就系在神社的树枝上或准备好的细绳上,起到解签的作用。

好的签也可以系,不好的签一定要系。 

比较有节日气息的日本糖果,还是打7折的。 

日本过年吃的日式点心,打了5折(快过期了 )

小木屋里的海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