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水族馆

海月画画一直都是没什么章法,随心所欲.最近画了两个小人还有点意思,赶紧拍了下来.


星期五带海月去了她一直向往的水族馆,因为不是休息日,所以人特别的少,整个主大厅就只有我和海月在看一个大鱼缸里的鱼,搞的海月一个劲的要抱.因为以前来的时候都是人满为患,所以别说海月,我都有点不习惯.去水族馆基本上都会去看海豚表演,不知为什么海月非常不喜欢看,带她去看了两回都是哭着跑出来.等到去店里买东西的时候,海月就非要去买一些较贵的玩具,结果哭着被我拽到店外说好:妈妈不许买的就不能哭着要哟,然后又进店里买了纪念玩具.水族馆里有游乐场,带海月坐了小火车.海月还要了一大杯饮料,没想到她怎么都不肯给我喝,自己一个人喝了一整杯,最后给我剩了一堆冰块.主要是平时很少给海月喝这种饮料,所以导致她见饮料不要命.



京都一日哭

星期六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终于三个人一起去了京都的清水寺.这一天下来愉快还是挺愉快的,就是真累人呀,被海月折磨了一天.
因为考虑如果海月爸爸不肯出去就我带海月去水族馆,结果在商量阶段被海月断章取义,以为是去水族馆,到出发的时候发现不对,就一路水族馆,水族馆的,闹了一道,能吃的能喝的都拿出来,总算混到京都.
在去清水寺的路上看到一条小河,海月非要下去看水,结果发现里面有很多小鱼,然后又是一顿哭,要捞鱼.海月爸爸非常有才,用一个方便袋和一根树棍,竟然捞了两条小鱼.本来捞了三条,因为鱼太小顺水跑了一条.不过让海月高兴是这次出行的主要目的,只要她高兴就行呀.于是三个人高高兴兴上了清水寺.
不料因为路上耽误了时间,再加上天不是很晴,到了清水寺的时候其实天已经有些暗了.尽管是这样排队买票的人还是站了老长.海月看的明白,不买票进不了门,又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要站排买票.考虑到就算进去天也黑了,红叶也变成黑叶了.所以就带海月说是抄近路,其实是下了山.路上有好多店面,卖京都特产的店里有好多试食,可以随便吃,于是海月暂时忘了一切烦恼,吃了个饱.
买好了东西下山的时候海月说脚疼.出发的时候海月要穿一双曾经摔了跤的大凉鞋,我本来是坚决不同意,海月爸爸喜欢善解人意,说想穿就穿.结果走的太久,海月的脚疼了起来.没办法两个人换着抱,抱到最后实在没办法,把鞋脱了海月自己穿着袜子在地上走.一双袜子废了没关系,不用抱就行.海月走起来步履非常轻盈,跳着舞转着圈,溜溜达达到了家.
以为可以休息了吧,错了.海月发现小鱼只有两条,她觉得应该是三条才对呀.于是又是新一番轰炸.哭呀闹呀上气不接下气.在家不怕你,爱哭哭吧.海月狠就狠在哭到让你心烦意乱.还是海月爸爸想到要疏不要堵,和海月一起玩那两条小鱼,才让海月安静下来.
以前海月姥姥就说过,这么大的孩子不宜出远门,我算是体会这句话的深意了.

我不听妈妈话非要穿大凉鞋,摔了一跤.把下巴给擦伤了.
一位阿姨说想山羊胡子.

难得来一回京都,我用创可贴把影响我形象的山羊胡子给贴上了

我自己选景照相,所以几乎没留下什么红叶的影子

好多小菩萨也穿了衣服,冷的话你得跑起来,看我就不冷

京都塔下面好多人在照相,其实我觉的没啥好看的


相夫教子

在日本只有两所教汉语的小学,所谓教汉语就是按照中国的教育方式上课留作业,在学校鼓励大家说汉语.因为教学比较严格而且很多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为双语通,所以不要说家长是中国人的孩子,就连双亲都是日本人的孩子也都争先恐后地报名参加面试.恰巧在我家坐电车30分钟的城市就有一所,所以非常希望海月能考取.可是最近听一个朋友说:现在情况更加恶化,面试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主要看捐款,朋友家楼上住的日本人就是捐了100万日元才顺利入学的.听了这样的消息真是受打击呀.那个学校的学费本来就比较高,学费呀搬家的费用等就已经难以承受了,更别说捐款了.

如果进不了汉语学校那么这个任务就自然落在了我的身上,我教是没问题,问题是教不教的好,看现在海月的样子对学习真的是不屑一顾.我一这样说,海月爸爸就跟我急,说我做妈妈的对自己的孩子都没有信心,让孩子还怎么学好.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我总是喜欢悲观失望,没有性格只有脾气,下不了厨房上不了厅堂,做事丢三落四,学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可是在这样一个没有至亲的国度里要担负起相夫教子的责任,累呀.前几天海月有点受凉总是鼻塞,海月刚好点,海月爸爸又嗓子发炎,打喷嚏.真不明白为什么我就总是不病呢,就算嗓子疼也是喝点热水就好了.谁能来安慰一下我着瑟瑟发抖的心呀(天气比较冷的缘故),或者神啊救救我吧。身边的两个人就只会睡大觉和差遣我做事.有时看着他们俩就有气,可是要是看不见就不只是气了,是要了我的命。是的,所以我还得忍着气不丢命的情况下勇敢往前闯。

我从画中走出来

一片一片又一片,
两片三片四五片,
六片七片八九片,
香山红叶红满天。

香山我是没去过,我也不喜欢差数,我只喜欢看红叶

在儿童馆得到几粒向日葵的种子,埋在土里,两天后竟然也长出半个蛋壳高的小芽


海月去幼儿园报名了

今天终于到了去幼儿园报名的日子,虽然报了名可还要等到明年的四月份才能正式入园,还有半年的时间就要结束专职家庭主妇的生活了,不免有些失落,不知自己该走向何处.海月也像是一只脱掉乳毛的小燕子,迫不及待地想飞出去,看着她在幼儿园里跑来跑去的身影,感觉是到放飞她的时候了,而我所要做的就是远远地看着她.

最近发现了海月的两个弱点.一次海月爸爸想一个人躲在别的屋子里看电影,于是就说今天晚上分开睡,我也就无所谓地说:分就分,结果海月在一旁哭了起来 .于是只要海月一不乖,就跟她说:爸爸妈妈要分了.她就哭的特伤心,边哭边说:那我怎么办呀,于是就不乱吵乱闹了.

还有一次海月非要买一把玩具手枪,我以为她对手枪有了什么新的灵感,所以就给她买了.结果回到家她根本不玩.海月爸爸回来后说:如果海月不乖就用手枪打,海月非常怕这招,哭着到处躲.第二天趁爸爸不在家,海月把子弹扔了,抢也要扔被我藏了起来,因为以后有可能还有用.

自家种的小葱

自家种的菠菜

海月总是吵着要种菜,于是我选了小葱海月选了菠菜,
在超市里买的种子,埋在土里就长出来了

唱歌吗?

看我跪着滑


是因果报应吧

星期四不知海月哪根筋搭错了,非要穿着半截袖短裤去儿童馆,说是看别的孩子都这么穿,所以自己也想学。的确日本的孩子腊八寒冬也露着冻得发紫的腿,可问题是咱还不是这体质。海月现在我一跟她扭着干,她就妈妈坏这句话等着,虽然童言无忌但听着心里也不舒服,所以这次我就没有多说什么。结果中午的时候就发现海月不精神,也有点发热,回家一测体温就果然发烧了37.4度。恰巧那天周围的儿科医院都是休息日,没办法只有多给她喝水,进一步观察。一下午不知给她测了多少次体温都还是只升不降,我是又生气又着急。这次问海月还听不听妈妈的话,倒是点头说听了。

不知怎么想起来自己小时候,被爸妈骂"抽风",当时觉得自己的要求都太合理不过了,所以很愤愤不平。现在想想真的是很多奇怪的要求,可想起"抽风"这个词的时候却一点也不生气,只觉得很好笑,不知不觉的笑了起来。 也许真的是因果报应吧,在今后的漫长岁月里要被海月"抽风",真是哭笑不得。

当天晚上烧到38.5度后给海月用了降温药,就再也没有升起来,第二天在公园里跑了好几圈,根本看不出来刚刚发了烧。总算松了一口气,不用去医院了,感觉像是逃过一劫一样的。现在日本的流感还很盛行,虽然死亡率不是很高但毕竟不是零,再说还有很多因流感得脑炎和肺炎的孩子,而且死亡年龄最小的只有两岁,想想就觉得可怕。


公演和体操班的运动会

海月参加了我们所在区的公演,就是大家高点小节目和手工作品展览。我和海月和体操班的朋友们一起上台做了体操。在家练习的时候海月非常不配合,乱做一气。我和海月爸爸都很担心,怕是要丢丑。没想到真正上了台,海月非常一本正经地跟着做了。

我做体操做的好,老师给我的奖励

前天参加了所在市的儿童运动会。不知道海月是因为担心还是怎么的,头天晚上睡的非常不好,结果导致第二天状态非常差。在加上有些紧张,一直要抱着。不过要参加的三项比赛都参加了,还得了一个金牌。

我是第40号

妈妈抱着

偶尔也看看比赛

得了金牌,可我更想睡觉

比赛分红队和白队,我们是红队,以150比130险胜白队。比赛非常紧张,但都是爸爸妈妈们紧张,孩子们像旁观者,不过贵在参与嘛。


儿童馆运动会

大概两星期前参加了儿童馆的运动会。其中有一项是妈妈点菜,孩子按照妈妈点的菜放到托盘里,送给妈妈就对了。我点了比萨饼和果汁,可是托盘太小不能把它们并排放上去,所以海月擅自改了我的菜单,给我送来了一杯果汁一个冰淇淋。我对她说不对,她还一个劲地问我:你不是喜欢冰淇淋吗,为什么不要呢。我对她解释:反正都是假的,你可以把果汁放到比萨饼上呀。这样她才算是接受了我的菜单,可惜比赛也结束了。

老师手工做的食品,非常惟妙惟肖

这是用什么做的呀

想喝呀


得了奖牌和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