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坏

今天海月睡醒午觉后就一直哭,哭到我耳鸣的程度。以前小的时候声音小,嗓子也细,哭起来还满可爱的。现在声音大了不说,嗓子也粗了,我真怕又被楼下的老人家敲门,那时我也只能说:对不起了。
说到哭就不得不说为什么哭,原因很简单,我急着做饭,可海月非要我陪她玩。玩也可以,我先是折纸,又画画,可海月还是缠着我,哭的好像被掐了似的。于是乎便在心里和海月较劲,心想:不能让她这么任性。结果海月越哭越来劲,哭到高潮说了句:你不是我妈吧,你怎么这么坏。
听了这话我一下子觉的海月好可怜,我想海月可能是太寂寞了,在这里只有我和她爸爸能一起玩,爸爸又每天上班,回来的又比较晚。虽然经常和别的小朋友见面,可都不能用语言沟通。而唯一的朋友---妈妈又总是和她较劲。看她可怜的样子,我放下手上的活,抱起海月,海月乖乖地趴在我身上,很委屈的样子。我打开她喜欢看的录像,她很开心地看着,还没有忘了后面的我说:妈妈不要走,陪我看。



学坏容易学好难

一天海月爸爸对海月说:“你乖一个。”海月手足无措。然后海月爸爸又对她说:“你调皮一个。”海月想想随手拿起旁边的一本故事书,向身后抛去,差点砸了爸爸的头。我们俩看了都觉得好笑。爸爸说:“海月不知道怎么乖是吧,你去把那些书收好就是乖了。好,海月乖一个。”海月摇摇头,自己去玩了。看来小孩子真是学坏容易学好难呀。
海月爸爸学日本人一边泡澡一边喝点小酒,我虽然面带笑容,心里在想:洗完快出来算了。海月看了非常兴奋,立刻要我给她倒牛奶,还要开心果。开始我以为是饿了,结果再看她,吃一个开心果喝一口牛奶,边吃边嘀咕:我学爸爸爽一把。这小家伙不学爸爸好的,学吃学喝还满在行类。

换位思考

晚上海月睡不着的时候,我就给海月进行换位思考。也就是把白天发生的事,以我和海月调换角色的形式,重新回顾一遍。比如说海月经常会哭着说:我要没有吃过的零食,我就会生气地说:没吃过的都被你吃了,哪能总有新的东西吃呢。于是海月就会无厘头地哭个没完。晚上躺着我扮演海月,海月是妈妈重新把这样一幕上演一遍。海月非常乐在其中,有时候我把台词说错了,她会纠正我说和白天一模一样的话。我认为这样做也许会对海月起一定的教育作用。虽然不是立杆见影,能起个潜移默化的效果吧。
最近为了教海月学习认二位数字,想出一个非常适用的办法。从新疆朋友那里得到的枸杞,因为非常的甜所以被我当成零食给海月吃,而且海月非常喜欢。吃完饭后倒一点出来,然后用画板写数字,海月答对了,海月吃一个,答错了,我吃一个。开始海月还心不在焉,当看到好吃的一点一点被我吃了后,就急起来了,不会的数也认真地想了。我的朋友听了这个办法,表示也要借鉴一下。

 

再烦我就用画板打你了。

 


为什么呢?

不知道是海月和小沈阳学的,还是小沈阳和别的孩子学的。最近海月非常喜欢问:为什么呢?问多了有时会觉得烦,不过看了小沈阳后就觉得很好笑。有时作为回答我也会说一句:你说这是为什么呢。然后就自己也笑了起来。

人从哭哭啼啼落地开始就注定会遇到很多不如意吧。与其生活在思索与煎熬中为什么不能自己找点乐多笑笑呢,笑总比哭好。这也许就是笑星受欢迎的原因吧。


迷上刘谦

最近我和海月爸爸迷上了刘谦,看刘谦的魔术表演和有他作评审的魔术比赛,连续几天都看到后半夜两点。海月爸爸从刘谦的书里学了几个小魔术,变给我和海月看。每次我都会抢上去把他的道具给翻个地朝天,没办法他只有一边躲一边变,海月就追在后边乱打。变完一个后海月会大喊:爸爸是刘谦,爸爸是刘谦。给我们俩个笑死了。第二天我还好可以和海月一起睡午觉,海月爸爸就只有在电脑前坐着打盹了。

(最近实在没时间整理照片,有时间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