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就这样结束了

好象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看一场比赛,奥运会就结束了。运动健儿们获得了51金21银28铜可喜可贺的好成绩不得不让世人瞩目。奥运会也许会成为人们美好的回忆,痛苦的回忆,激动人心无法忘怀的回忆,可必竟已经过去了。可是对于一个人来说也许这次奥动会所带来的伤痛却是永远也挥之不去的。对于我来说在喜悦之余却有着无以言表的难过。如果要用刘岩的受伤去换这100枚奖牌的话,我宁可不要。开幕式非常盛大而且很成功,可我却无法再去看第二遍。
奥运会带给海月的是她听熟了一首歌,那就是国歌。也许她非常喜欢国歌的旋律,在每次升国旗奏国歌的时候,她都会停下手中的活专心地听起来,以至于已经基本能哼唱国歌了。为了表达我们对奥动会的热爱,在海月睡觉的时候,我和海月爸爸就先让她练了几式体操。她练得也非常专注,眼睛一次都没睁开过。(照片见海月在日本第四集)

我用登子练杂技,准备参加奥运会。

海月自己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项目。她一只脚踩一个登子能走路还能转弯。有点象踩高锹,可惜奥运会没有杂技这项。

还是练习跑吧,能在闭幕式上颁奖。


爸爸对海月的断言

我抓蚂蚁还是很用心的。

海月爸爸说海月总是计较一些衣服脏没脏,毛巾湿不湿的小事,那样就很难专心做一样事,所以有可能不是块学习的料。从怀上海月的那天起就盼望着生一个学习不用我操心的孩子,有可能真的事与愿违吧。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不过现在的海月却具有着一定的想象力,也许是每个这么大孩子的天性吧。
我把南瓜蒸烂然后捣碎,拌上日本的蛋黄酱,做成一个圣诞树的形状。上面插上几块香肠,其实还可以放些花菜什么的,我闲费事就省去了。海月对这个菜其实并没有很大的兴趣,主要是为了凑个数。不过海月却把香肠先都吃掉,然后又吃了几大口南瓜说:圣诞树变成木头了。我又问把木头吃掉会变成什么呢?她想想说:木头吃掉就变成桌子了。我和她爸爸听了她的想象都笑了起来。
今天我给海月扒葡萄的时候问海月:海月喜不喜欢妈妈?
海月:喜欢。
妈妈:喜欢妈妈哪呢?
海月:喜欢妈妈的手呀。
妈妈:为什么喜欢妈妈的手?
海月:妈妈的手给我扒葡萄,还给我好吃的呀。
对话还没有结束。
妈妈:那爸爸呢?
海月:我想把爸爸的胡子弄掉。
妈妈:为什么?
海月:那样就可以亲嘴了呀。
妈妈:是嘛。


臭菜为什么好吃的逻辑推理

大海可真蓝呀!!

海月已经具有一定的逻辑推理能力了。从现在开始不能再象以前那样以连蒙带骗的手段来实现我个人的目的了,因为那样做会被她一眼看穿。而且随时都要展现给她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否则会在她幼小的心灵深处埋下不良的火种。
一段对话可以有力地证明她的推理能力。
海月:妈妈做的菜不好吃,爸爸做的菜好吃些。
妈妈:是吗,那以后让爸爸做吧。
海月:爸爸臭,所以做菜好吃。
妈妈:臭还好吃?
海月:嗯,爸爸臭,做菜也臭,我就喜欢吃臭的菜,所以爸爸做的菜好吃。
妈妈:原来如此呀。


我和海月生活在她的幻想世界里

别吵,小熊要睡觉了。

我不知道我三岁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现在的海月每天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家里的一张小小的纸片,或一个脏兮兮的塑料小狗,在我看来也许垃圾桶是它唯一的去处时,可海月却会给它赋予丰富的感情色彩,也会做一些不允许海月做的坏事。换句话说,海月手里拿着小玩具有意碰倒杯子什么的,然后堂而皇之地说:"是它搞的,不是我。"我呢只有顺水推舟:"是呀,它真是不乖,海月就不乱弄,它再搞你就打它的屁股好不好。" 海月会说:"我不打它,它干坏事,我也不打它,它还小。" 我听着这话里好象有话。
现在的海月经常边画画,边讲画里的主人公的故事。或者边玩玩具,边讲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幸亏是小孩子,如果是大人我会认为她脑子有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