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真假妈妈

每次带海月出去经常会有老人家说海月可爱,我听着心里高兴是高兴,可多少有些遗憾,因为海月和我长的实在太不象了。在国内的时候,我带海月出去玩,就曾有人问;海月又换阿姨了。听着我心里很不舒服。人家都说什么都有可能是假的,只有妈不会是假的。可我这个妈怎么看着那么假呢。好在海月长的象她爸爸抱错的可能性为零。不知道长大后会不会长出来点象我的地方,如果是不好的地方还是不要象的好。

不要再吓我了

看我自己把鞋子穿反了,妈妈要给我换过来,我不让。

你想知道我在看什么吗?

上星期六下午,海月睡了三个小时的时候,因为我和她爸爸的说话声,把她吵醒了。醒后就开始哭,要我抱着她继续睡觉,给什么好吃的都不吃,和生病时的状态一模一样。我真是害怕极了,以为又生病了。可量一下体温并不发烧。想到明天她爸爸就要出差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如果真的病了可怎么办呀。就在我眼泪在眼眶上打转转的时候,她突然说要喝牛奶。我说让爸爸抱你,我给你冲好不好。她说:不好,要自己站着。于是她爸爸就拿起放在桌上,刚刚煮好的面条,问她吃不吃。她说吃。就这样她爸爸开始喂她吃面条。她大口大口地吃,也不哭也不闹还笑了起来。和刚才的张海月真是盼若两人。把我和她爸爸搞得很是不能理解。她爸爸直冲她说:你不要再吓我们了好不好。的确是把我吓了一跳,如果真是只是为了吓我们,那她可以去演戏了。
昨天晚上她爸爸就没有在家里睡觉了。从晚上10点多开始,海月就说困。我以为今天可以早点休息了。可没想到她越来越精神,一直折腾到12点半才睡着。今天早上10点半因为和活动中心的老师说好要去参观她们的2岁孩子的娱乐活动。结果去了一看只有我们一个孩子去了。所以老师就给海月来了一个单独上课,一会弹琴一会做各种动作。可惜海月不肯配合,一直赖在我的身上不肯下来。不过也算是对他们的幼儿教育有了一个了解。


一种心痛的感觉

今天海月的鼻子总是不通气,上午本来想睡觉,因为不舒服睡了又醒。现在总算又睡了,不过也是动来动去的。也许是有点感冒吧,中午给她把药放在牛奶里喝了,也不太见效果,晚上再喝一次看看怎么样,不行又得去医院。
海月爸爸星期天晚上就出发了,只有我和海月在家,想起来就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其实她爸爸在家也不做什么,倒是我每天早上还要起来给他做饭,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在家里,至少热闹些,有事情也好有个依靠。我来日本三年多他都没有出过门,工作也很轻松,现在海月来了他到是突然忙了起来,我的命可真苦呀。这次公出预计两个星期,不过任务比较有难度,能不能按预计完成就不知道了。我要怎样熬过这慢长的两星期呀。

想睡就睡想玩就玩

昨天海月从前天晚上11点40睡到昨天早上9点半,下午又从2点半睡到4点半,醒了后也是一直在打哈欠,说要睡觉。我就又开始担心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好在今天恢复了我认为的正常,早上8点起来后一直玩到下午2点才睡。以前睡得少我担心她不长个子,因为听人说小孩子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长个。睡得多了我又担心是不是得了病,就盼着她醒过来。其实都是多余的担心,只要没有生病,她的路让她自己走吧。

恶梦中度过的周末

别看我现在挺精神,我刚来医院的时候几乎是半昏迷状态。

我挺喜欢这身衣服的,但你看我的手,好可怜呀。

医院的姐姐拿玩具给我玩。 

坐在这里打字的时候,我的背还是酸疼的。看着海月安祥的睡在旁边,虽然已经睡了两个多小时,可我说什么也不忍心强行把她叫醒,就让她在多睡一会吧。我今天终于认识到,这样安静的睡眠是多么的可贵。
14号晚上也就是星期四,突然发现海月在发热。这几天她总是要睡觉,开始还以为是适应日本的生活了。自己也曾经想过,这样睡是不是有问题。这天终于明白问题的所在,她生病了。一烧就是38.5度。15号就是星期五我赶紧带她去家附近的一家小儿科医院。开了两种药,一种退烧药,是从肛门里塞进去,一种消炎药,是喝的。不知道为什么海月对喝的药非常敏感,说什么都不肯喝一口。就这样到了15号晚上,已经烧到39.7度。退烧药也没有了效果。一晚上我几乎都没有合眼睛。一会用凉毛巾进行物理降温,一会找从中国带的药,一会想各种办法让她喝水。此时的海月已经昏昏沈沈的了。16号我和海月的爸爸一起又带海月去了医院,此时的海月已经烧到40.1度,因为海月拒绝吃药,医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医生只好写了介绍信,把我们介绍到一家大医院进行点滴治疗。医生问我们是住院还是只在这里打点滴然后回家,因为海月不肯喝水,所以我们选择了住院,就意味着要24小时打点滴,其中有药有生理盐水,也就解决了海月不喝水的问题。在医院里不知道给海月测量了多少次体温,哪怕下降一度,我和她爸爸都得到一点安慰。到17号的晚上海月开始下地玩了,因为手上连的输液器,所以很不方便,但还是玩的很开心。小孩子真的是只要有一点精神都会把她释放掉,玩累了就又昏昏睡去。18号星期一海月爸爸的一个周末都在医院度过,因为晚上要经常起来帮我的忙,医院的床又很小,把他搞的腰酸腿疼的,很没有精神,但还是坚持去上班了。我就更加疲惫不堪,象是两天没有睡觉。海月到是恢复了精神,在地上跑来跑去的,看着她重新有了活力,我也忘记了疲劳。经医生检查,海月除了高烧后出一点小疹子,已经完全恢复了,所以允许我们出了院。
看着海月安静地睡觉,开开心心地吃东西,跑着追鸽子,这些看似平常的事情,等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是多么值得欣慰的事。因为小孩子如果持续发高烧是很危险的,当时心里真的很怕,尤其是周末,那家大医院其实是休息的日子,如果不能住院不能及时降温真不知道后果会怎样。
恶梦都是很短暂但却非常惊心动魄的,当从梦中醒来的时候,一切又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不得不承认身心经历了一次考验。


睡眠不足

因为爸爸回来的太晚了,海月刚想睡,爸爸一回来又精神了。可是早上还是几乎和爸爸一起起床。所以经常搞的睡眠不足。昨天一天都是想睡又睡不着,搞得很不精神,一天饭也没有好好吃。我也是跟着烦了一天。好在到了晚上她爸爸还没回来,她就睡着了。从晚上9:30一直睡到早上8:00。总算把睡眠补了回来。海月的一点点不舒服,都牵着我的神经。养孩子真的要以平常心来对待,否则就失去了生儿育女的乐趣。

第一次和日本小朋友亲密接触

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雪

昨天到对门的小男孩家去玩了好长时间。他的妈妈给我们做了面条,我也把我炒的西红柿鸡蛋拿过去给他们吃。海月玩的很开心。来日本一个月了,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和小朋友一起玩。晚上睡觉的时候,海月还自己练习说日语的谢谢。我和她爸爸笑她开始学日语了。她说:我没说日语。不知道是她把汉语和日语搞混了,还是在和我们开玩笑。
今天下雪了,对海月来说这算是一次大雪,熬过了这个冬天,海月也会长大很多了。


帮忙收衣服

我穿着裙子骑大马 

三连休一下子就结束了。趁着海月爸爸在家,我们包了饺子。味道嘛,据说不如以前的好吃,不过我觉得是饺子就没有不好吃的。我忙着包饺子的时候,海月更忙些。头天晚上她又把柜里的衣服全翻出来,我还没有来得急一件一件收好。她倒是肯帮忙,自己把衣服往柜子里塞,因为太专注了,竟然忘了喊小便,结果尿在了裤子里。她自己说:我把尿尿到裤子里了。边说手还在忙活着。看着很好笑。


以神速吃饭

今天晚上海月以7分钟的神速吃了一小碗饭和一个商店里卖的鸡蛋糕。并不是就此结束,又吃了多半个包子。吃到她的肚子里,高兴在我的心里。要是每天都能这样吃饭,那我的人生将没有任何缺憾。
我总结了一下,一是正好她肚子饿了。也就是许多人一直告诫过我的,不饿的时候不要喂饭。可是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属不易。另一点就是买来的鸡蛋糕味道好些。以上两点都是让她以神速吃饭的必要条件。

除夕之夜

衣服穿多了可真不舒服

坐在石凳上吃香蕉

今天是大年初一,昨天晚上在线看了一点新年晚会,可怎么都提不起过年的劲。还是跟家里打电话的时候,通过电话听到鞭炮声,才感觉到了一丝过年的气氛。昨天我对海月说:今天是除夕呢。她像没听到一样,毫无反应。只顾着自己翻那些衣服,让我一件一件地给她套在身上。女孩子的爱美之心,已经早就在海月的内心深处萌芽了。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