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引越)

在日语中,"引越"是搬家的意思。仅仅从这两个汉字就不难看出在日本搬家的艰难。这两个字给人的感觉是“拉着车翻越几座山”。的确在日本搬家是很麻烦的事情,我就有亲身体会。

日本的房租不但贵,而且还需要交付礼金、押金、中介费、火灾保险和房租保险,此外还需要找一个连带担保人。

所谓礼金就是感谢房东租给我房子的感谢费,以前交通不发达的时候,单身搬到外地求学、工作的人会交些钱给房东以求日后能受其照顾,而现在则只是房东收钱的借口,一般在10万到20万日元左右。

押金按道理说在搬出去的时候是应该根据房屋的损坏程度扣除之后,返还剩余的金额的,不过现在押金和礼金几乎没有区别,完全不能指望将来还能拿回来。押金一般是10万到20万,或者3个月房租。

在日本找住房都得通过中介公司,而中介公司的手续费通常都是一个月的房租。

火灾保险和房租保险通常2年4万日元左右。房租保险是为了让房东放心而交的保险,但是这部分人钱得由租房人交付。如果租房人拖欠房租的话,就由房租保险公司督促租房人交保险,否则他们将采取强硬措施,例如把门封死或者把家当充公。感觉有些象黑社会的保护费。我就碰到过一次,只晚交了几天钱,他们就在我的门上贴了一张条子,说是三天之内收不到钱就封门,而且还给连带保证人打了电话。

交了上述的费用还不算,还需要找一个保证人,而且通常还只承认日本人作保证人。许多中介都拒绝中国人做保证人,哪怕是拿了日本的永住、在日本生活了几十年的中国人。因为作保证人是要担风险的,所以外国人要找一个日本人作保证人也不太容易。

2年前为了迎接海月的出生,我们曾经一度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找附近的住房。有几个我们看中的房子都因为是中国人而被拒绝了。我们这才体会到,在日本有些东西是花钱都买不到的。最后我们一家四口(包括国内过来照顾海月的亲戚)挤在仅仅只有10多平米的房间里面过了半年。而等到海月快要学爬学走的时候,只好把她送回中国了。

现在我们再次下决心搬家,为将海月接回日本做准备。我们看好了家旁边的一所房子,可是这次仍然因为是中国人而被拒绝。

最后我们只好去咨询了一下政府经营的公团住宅,以前之所以不找公团的房子是因为这些住宅区的交通大都不太方便,而且房租也偏高。这次一下子却找到了一处比较满意的房子,使用面积44平米,月租4.4万日元,而且交通也还算方便。公团的住宅不需要礼金、中介费、火灾和房租保险,而且押金是会返还的。这下我们都庆幸前面3次幸好被拒绝了,塞翁失马这样的事情真的会发生!下面是我们的新家的平面图。



两岁生日

10月4号是我的生日,这一天为了给我庆祝生日,在大伯的强烈要求下,一家人(奶奶、大伯、大妈、二爷爷、二奶奶、叔叔等等)浩浩荡荡来到武汉著名的东湖游览观光。

东湖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已经是家常便饭,不过我可是第一次到这么远的地方去玩。所以我看到什么都很兴奋、高兴。一路上我指指点点、唧唧呱呱,看到什么都很新鲜。

当我看到过山车呼啸而过的的时候,我也吵着要去坐。在我的哭叫闹喊般强烈要求下,奶奶只好同意我坐一回。可是我一坐上那小车就后悔了,这东西咣当咣当地左右剧烈晃动,我人个头又矮,看不到外面的景色,就这么一路晃荡了一圈。我下车就说,我再也不做这个车了。

当我看到别人在东湖上荡起双桨,放波东湖之上,颇有些闲情雅致,于是我又哭叫闹喊地要划船。于是奶奶只好同意让我坐船,这下苦了大伯和叔叔两个。坐船的感觉真是不错,于是我下车就说,我还要坐船。

当我看到别人用颜料涂石膏模型很有趣, 于是我又哭叫闹喊地要涂。奶奶只好答应,花了10元给我买了一个机器猫的模型让我涂。我很认真地调色上色,可是手似乎不怎么听使唤,涂上去的效果和我心中所想的相差甚大。我看我旁边一位姐姐涂得很漂亮,我一直着急就把笔给涂到她的模型上去了。下面是一组我在创作时的照片。

 


NetLogo - 草、羊、狼的模型

NetLogo 是一个很奇妙的软件,它采用logo语言的语法,能够很方便地控制许许多多的海龟在一个世界中运动并交互,以此来观察个体和宏观的行为。用NetLogo自己的话来说,NetLogo是一个用来模拟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的可编程建模环境。它很适合为随时间而发展的复杂系统建立模型。它可以同时给成百上千的"行动者"(海龟)发布指令,分别对其进行操作。这样使我们能够很清楚地观察和研究微观级别的个体行为是如何产生宏观的行为模式。

NetLogo自己带了200多个示例,涵盖生物、物理、化学、社会、数学等多个领域。随便打开一个研究研究,就能不知不觉地度过几个小时。通过观察各种各样的参数对模型的行为影响,能使我们更深刻地理解它所要表达的内容。并且它用来建模的logo语言十分简单,通常一个模型的源程序都不超过100行。因此你可以很快地阅读完模型的源程序,理解其运作的原理并加以修改。

让我们打开一个叫做Wolf Sheep Predation 的示例模型看看吧。这是一个简单的模拟食物链的模型。 选择菜单File->Models Library,然后在对话框中找到Biology->Wolf Sheep Predation。

这个模型中有一种植物:草;两种动物:羊和狼。羊和狼都在草原上游荡。羊和狼每走一步都需要耗费一定的能量,而当其能量降低到0时,它就死亡了。羊每次行动之后,都试图吃掉它所在地方的草,以获取能量维持生命;同样,狼也会试图吃掉它所在地方的羊。羊和狼都按照一定的概率生产新的羊和狼。我们希望观察在这个模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羊和狼的数目会如何变化。

这个模型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草资源无限丰富,羊不会被饿死;第二个版本中,羊吃掉附近的草之后,那块地方的草资源就为0了,必须等到一定时间才能再长出草来,因此羊会因为无草吃而饿死。

打开这个模型之后,我们会看到在Interface选项卡中有很多控件:按钮、开关、滑动条以及统计图。我们通过这些控件来和模型进行交互。

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控件的具体含义。

  • Initial-number-sheep: 草原上的羊的初始数目
  • Initial-number-wolves: 草原上狼的初始数目
  • Sheep-gain-from-food: 羊吃草之后的能量增加值
  • Wolf-gain-from-food: 狼吃羊之后的能量增加值
  • Sheep-reproduce: 羊的出生概率
  • Wolf-reproduce: 狼的出生概率
  • Grass?: 是否包含草的生长计算,包括的话则是上面所说的第二种模
  • Grass-regrowth-time: 草重新生长的时间
  • Show-energy: 是否显示动物的能量值


现在按一下setup按钮,你会发现窗口中出现了绿草、肥羊和恶狼。羊和狼的数目是由Initial-number-sheep和Initial-number-wolves这两个滑动条所决定的,调整滑块,再按下setup按钮,就会按照新的设置初始化羊和狼的数目。



按下go按钮则开始运行模型。请注意go按钮的右下方有两个小箭头,这表示这个按钮是一个持续按钮,就是说按下go按钮之后,它将一直处在被按下的状态,同时羊和狼则会一直在草原上游荡并且捕食。再按一下go按钮则暂停运行。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羊有吃不完的草的情况。确定Grass?为OFF状态,依次按下setup和go按钮,并观察羊和狼的数量曲线的变化。结局是否有些出乎你的意料?我们让羊有无限的草吃,让狼有无限的羊吃,结果却令它们都灭绝了。通过观察数量曲线,你应该能很快发现奥妙所在吧。



让我们再看看草会被吃掉并且再生长的情况。确定Grass?为ON的状态,再次运行模型。这次你会发现草、羊和狼的数量相对稳定起来。这似乎告诉我们一个有趣的规律:越复杂的系统越稳定。



现在你可以着手调节各个参数,看看它们对生物们的数量的影响。并且完成下面几道思考题:

  • 当模型中只包含羊和狼的时候,能否找到一组参数配置,使得其数量保持平衡?
  • 设置 Grass?为ON,但是把狼的初始数目设置为0,这样就是一个羊和草的模型,这个模型稳定吗?
  • 当模型中包括草、羊和狼的时候,数量趋于稳定,但是我们可以观察到一定的变化周期,你能够通过调节参数扩大或者减小这种周期效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