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奶

从我刚刚生下来起,妈妈就没有停止过催奶。在医院住的时候,医院每天的食谱中都有黄花菜和鸡肝。这两样东西在日本并不常见,是医院为了催奶特地准备的。我们当然觉得医院那点东西还不够劲,所以姑奶奶还每天给妈妈做黄花菜肉丸汤等,以增加催奶力度。
 
回到家中之后,妈妈的食谱主要以黄花菜、鸡肝、排骨、豆腐等催奶食品为主。可是即使如此催奶仍然在我回家一个星期之后,不得不给我添加牛奶了。 而且牛奶量每天增多,逐渐母乳和牛奶的比例越来越低。我虽然对牛奶已经比较习惯了,但是如果牛奶吃多了,有可能造成便秘,前些天我就差点便秘了一回。
 
终于有一次爸爸有机会去三宫,那里有个店可以买到猪蹄,因为他们听说猪蹄最催奶,于是爸爸就一口气买了10只,下狠心要把奶催出来。猪蹄的效果 是很明显,但是也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吃了几次猪蹄之后,妈妈那天下午起床,突然发现乳房胀痛,于是就拼命地给我喂奶,可是乳房的那个硬块就是无法消退。爸 爸工作回家,见到这种情况也很着急,因为硬块时间长了,可能引起乳腺炎。于是就连夜打的到了医院。医生诊断说没有大问题,于是使劲地给妈妈挤奶,奶水成一 条线状飞出来,疼痛是缓解了,可是就是可惜了那些奶水,要不然我就可以饱餐一顿了。
 
从那以后,爸爸决定尽量母乳喂养,可是奶水并不是十分充足,于是我就这样开始和妈妈的乳房展开了拉锯战。一个小时就吃一次的情况常有发生,一次 拖一个小时也是常有的。就这样我度过了整个周末,我也经常吃吃停停,还时常吃吃哭哭,弄得几个大人们手忙脚乱。哼,谁叫他们不给我吃牛奶的。

差点便秘

虽然我现在还不到一个月,但是也比刚刚出生时大了不少,我的奶量也一天比一天多起来了。现在完全靠妈 妈的母乳已经不能让我满意,所以每天我都另外再喝一些牛奶。这奶粉是医院送的,说明书上说它是专门的婴儿配方奶粉,有和母乳一样的通便性,但是这个星期天 我就差点便秘了一次。

星期六早晨,妈妈说她的奶水还不过多,所以想存够了一次让我痛快一个饱儿,所以那天上午就让我吃了不少牛奶。结果我就差点儿一天没能拉出来。书上 说,像我这么大的小孩儿,一天至少都能拉4,5次左右,如果一天连一次都没有,就有可能是便秘了。所以到了星期天的上午,爸爸妈妈都很着急,而我则比他们 更加着急,我那么小的肚子,哪能装下那么多垃圾嘛。所以一上午都很不耐烦,也不能安稳地睡觉,时不时地要哼叽几下。快到中午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这次 一定要一鼓作气把它拉出来。爸爸妈妈说,只见我小脸通红,一个劲儿的憋气,看上去有像妈妈生我那么费劲。终于,扑扑扑地连续几声,我一下子轻快了许多,肚 子舒服了,于是我就马上安稳地进入了梦乡。而爸爸妈妈和姑奶奶则忙着给我换尿布、衣服甚至被单了。由于这次出来的实在是太多,我的屁股和腿上也到处都是, 所以他们干脆立刻给我洗了个澡。

肚子是舒服了,可是我对牛奶就有了忌惮。昨天下午和晚上再给我喂牛奶的时候,我就边吃边哭,表现出极其不愿意的样子,好让他们少给我喂牛奶。爸爸查 到的资料说,混合哺乳时需要先把母乳喂空再补牛奶,不要刻意保存母乳,因为这样会减少对妈妈分泌奶水的刺激,从而降低母乳的产量。妈妈接受了这个建议,不 知道此后我是否能吃到更多的母乳了。对我来说,什么东西都比不上妈妈的乳汁来得过瘾。


一周小结

我回家已经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中,总的来说我的表现还不错。晚上由于喂奶以及换尿布及时,我 没有怎么大声哭,因此爸爸也能睡上安稳觉。妈妈的奶水也基本上足够,但是有一天她停止吃发奶的食物,结果导致我哭了一下午。今天上午也由于奶水不太充足, 直到给我喂了点牛奶我才罢休。
 
我每天下午都按时洗澡,基本上来说我是喜欢洗澡的,可是有一次她们让我空着肚子洗澡,结果洗澡的时候我哭个不停。前天爸爸还在我洗澡的时候给我 摄了像。他把录像发给爷爷奶奶看,都说我特别特别乖,因为那次我几乎一声不吭地完成了整个洗澡过程。爷爷说孩子太乖不好,要调皮一点才好。嘿嘿,他们是不 知道我调皮的时候呢,等我回到武汉之后,我一定要表现表现。
 
下午妈妈和姑奶奶带我去医院进行一周检查。我的体重与出生时相比增加了70克,与出院时相比增加了将近200克。另外,出生的时候的生理性黄疸也正在逐渐消退,现在已经不明显了。

出生

万事开头难,我出生这一关就让爸爸妈妈感受到了养育子女的艰辛。
 
在预产期过后第六天,妈妈仍然没有明显的阵痛感觉,但是在医院做例行检查的时候,被医生告知有极少量破水,需要立即住院观察。破水就意味着离出生不远了,但是如果没有规则的强烈的阵痛,就不能正常分娩,因此医院决定当晚观察,第二天视情况注射阵痛促进剂。
 
虽然爸爸妈妈填写了注射促进剂的同意书,但仍然希望阵痛能够有规律的加强,能不借助药物自然生产。果然晚上开始就有明显的阵痛了,折腾了妈妈一个晚上没有怎么睡觉。爸爸也是合眼难眠,一会儿纪录阵痛的时间,一会儿跑去帮妈妈放松紧缩的肌肉。
 
虽然阵痛已经让妈妈达到了忍受不住的程度,但是仪器测出来的结果仍然不能让医生满意。于是第二天早上决定注射阵痛促进剂。在注射之前还对妈妈的 骨盆作了CT扫描,以确定我出生的道路是否通畅。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就开始注射了。时间是早上10点。医生说如果促进剂起作用的话傍晚我就可以出来了。
 
一开始点滴的速度设定为12ml/h,20秒左右才滴下一滴药水。但是即使是如此少量的药水,也至少让阵痛的感觉加强了一倍。到了吃午饭的时 候,剂量增加到36ml/h,妈妈已经完全没有精力进食了。爸爸只好把在妈妈阵痛消退的2、3分钟之内,给妈妈喂食一点蛋糕、稀饭。妈妈没有食欲,只因护 士说如果不吃饭,到了出产的时候就会没有力气,这才勉强吃了一些。妈妈这时候已经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了,对外界的事情不闻不问,阵痛消退的时候就浑身放 松,抓紧时间休息;阵痛开始的时候就拼命的做深呼吸,深呼吸虽然有助于缓解疼痛,但是疼痛实在是太强烈,妈妈浑身的肌肉不由自主地缩紧,身体也因此不停地 抽动。时间似乎凝固了,他们不知道如何才能熬到傍晚。此时的我仍然很舒服的躺在妈妈的肚子里,心跳有力而且速度正常。
 
下午3点15分,护士说子宫口已经全开,可以进入出生阶段了。此时的阵痛仍然急剧加强,间隔时间也越来越短。以前即使阵痛时也要尽量放松,保存 实力,而现在则要在阵痛最强烈的时候,使劲把我往外生。使劲的时候要深吸一口气,然后憋住不放,这样才能持续得久一些,而妈妈的胳膊、腿、头、腰也要同时 使劲,这一切动作都必须在阵痛的最高峰完成,可想而知其难度之大了。看着妈妈如此辛苦,爸爸也不由自主地和妈妈同时憋住呼吸,直到妈妈吐气为止,这样做他 可能可以更加体会到妈妈当时的感受吧。
 
生产并不顺利,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是正常的生产时间,时间拖得太长,会影响我的呼吸,使我大脑缺氧,这对我将来的大脑发育危 害很大。而妈妈也已经精疲力尽了,她晚上本来就没有睡好,中午又没有怎么吃饭,身体还尽力了长达10多个小时的剧烈阵痛,和两个小时的艰难生产过程。医生 护士们也开始着急了,采取了各种助产手段,最多的时候达两个医生三个护士之多。包括在一旁干着急的爸爸和姑奶奶一起,整个产房里面挤满了人和仪器、药品。 此时的点滴速度已经达到了200ml/h。
 
终于,下午5点50分,他们听到了我第一声哭泣。我哭得还算很响亮吧,不过产房里面除了我之外,各个都喜笑颜开。护士把我简单的包裹了一下就放 在了妈妈的身边。我听到熟悉的妈妈的心跳,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我的眼睛也已经睁开,虽然我还看不清楚什么东西,不过还是模模糊糊地感受到了外面这个世 界。爸爸说我哭了一会就不哭了,象是挺乖的样子,说这就不担心我晚上会大吵大闹,弄得他第二天上班打瞌睡了。嘿嘿,你这么快就敢如此断言,后面的时间还长 着呢,咋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我像谁

大凡小孩出生,都会 有一番是像妈妈多一些,还是像爸爸多一些之类的讨论。我也不例外,很多人都说我长得像爸爸,爸爸听到之后当然喜笑颜开,而妈妈则多少有些不愿意。说我像爸 爸的,多半都对我妈妈不怎么熟悉,反之亦然。所以在这里,我来比较公正客观地评价一下。让我以从头到脚的顺序说起。

头发:我出生的时候头发不多,爸爸妈妈的头发都很黑、很好,因此将来我的头发应该也不会差的。书上说,头发的变化很大,刚出生时的头发对将来的头发没有太多影响,因此我就放心了。

眉毛:100%像妈妈的,虽然现在还只是淡淡的一层,不过就形状来说,几乎和妈妈的完全一样。眼睛:都说我眼睛大,而且黑眼珠大而亮,应该属于妈妈那边。不过奶奶说我爸爸小时候的眼睛也不小,也很好看,只是长大了之后,眼睛反而小了,因此关于眼睛还不能最后下结论。

眼皮:妈妈的双眼皮很明显,而爸爸的不太明显,我的得很仔细看才能看出来,不过我现在还小,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总之是双眼皮就行了。

鼻子:不用说,像爸爸的,有一张照片为证。

嘴巴和下巴:大都说像爸爸,不过妈妈认为她小时候也是这样子,只是长大了之后变了,看来也不能完全下结论。

耳朵:我、爸爸和妈妈的耳朵都大,而且都有耳垂,不过妈妈的耳朵没有明显的边儿,我和爸爸都有边儿,因此像爸爸。

手指:妈妈说我的手指像爸爸,爸爸说看不出来,我说……

脚:妈妈说我的脚像爸爸,是扁平足。

经过以上的比较,现在我暂时偏向爸爸那边,也印证了女儿像父亲的说法。不过将来会如何发展还说不准。关于头脑、身材和性格等方面,现在还无法考证,我只希望各取其长,把爸爸妈妈身上的优点都集中起来就好了。


脐带掉了

昨天我洗澡的时候,肚脐上的残留的脐带掉了。掉的时候,还带着点血,这下可吓坏了妈妈,想给我消毒,却又怕把我给弄疼了,后来还是爸爸大胆,用劲把血渍给擦了。
日本有保存一小节脐带的习俗,脐带的另外一头连接着妈妈的身体,象征着血肉相连的亲情。我的脐带虽然掉了,但是我仍然是妈妈的心肝骨肉。

第一天

家里很小,爸爸妈妈和姑奶奶和我都挤在同一间房中。爸爸每天要上班,所以他最怕的就是我晚上闹。 可是我打娘胎里就习惯了在黑暗中活动,所以晚上我就特别精神。昨天晚上我一共吃了7次奶,拉了四次,闹得妈妈和姑奶奶几乎没有怎么合眼,不过由于她们俩位 动作及时,我就没有吵闹,让爸爸睡个好觉。

今天晚上,爸爸的日本朋友田中阿姨来我们家来看我,还给我送了一套很好看的衣服。爸爸妈妈也给我准备了很多衣服,可是就是缺少我现在穿的,所以田中阿姨的衣服我就很高兴地笑纳了。


起名

爸爸妈妈刚知道怀了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讨论我的起名问题了。这是起名的第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中,他们总是拿我的名字开玩笑。在我出生之后,爸爸的公司会每个月发会给我3000日元的工资,因此他们就说干脆叫我张三千吧。人家张大千倒是个名人,可我这个张三千算是什么啊。他们还继续讨论说叫三千太直接,可以隐晦一点,比如说张姗纤或者是张山迁。无论叫什么,读出来都是三千的音,反正我是不会喜欢的。他们俩儿玩模拟人生游戏,给电脑里的那个小孩叫小花,于是他们说干脆就如果我是女孩就叫我张小花,说是名字贱一点能够长命百岁。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封建!!
幸好第一阶段只是开玩笑,进入起名第二阶段是从知道我是小女孩开始的。爸爸妈妈说,不知道性别就起名字就得付出双倍的劳动,因此等知道我的性别再说。这个阶段中,他们开始认真地思考我的起名问题。爸爸给我起的名字张佳玉,被妈妈否决,虽然爸爸总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可是我觉得读起来像是甲鱼 ;-)。妈妈起的张才佳,爸爸也总有微辞,说是人家一个小女孩,取才子佳人之意的话,那不是一打小就希望我嫁出去了么。不过他后来想想说这个名字读起来像是张财加,隐含财富增加之意,于是也就同意了。我看他们两个是掉到钱眼里去了。
可是后来我的名字却叫做张海月,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爸爸和爷爷奶奶聊天的时候,说起给我起名的事情,爸爸 本来想先征求一下爷爷奶奶的意见,然后报出张才佳这个名字的。没想到爷爷奶奶早就给我起好了名字,他们说叫张海月吧,读起来顺口,而且赋有诗意。说是这个 名字是我爸爸的一位做中学语文老师的堂伯给起的,取海上生明月之诗句,含于海外日本出生之意。张才佳叫不成了,爸爸妈妈辛苦的讨论泡了汤,总不免有些失 望。不过我张海月还是挺喜欢张海月这个名字的。
最后还有一小段插曲,我爸爸把我的名字告诉他的日本同事,以为他们会说这个名字起得不错的。结果日本同事们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其中一个突然想起日语中的クラゲ的汉字就是海月这两个字,虽然日本人不常用汉字来表达クラゲ的意思,不过这海月两个字恐怕会经常让他们联想到クラゲ吧。至于クラゲ到底是什么,只好等我学好日语之后自己去查了。
我的名字的日语读法当然不能叫クラゲ,于是我爸爸就根据中国的发音叫我:ざん はい ゆえ。

回家

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之后,今天终于可以回到这个我还没有回过的家了。爸爸和姑奶奶一大早就来接我,护士简单地交待了几句,就让我们自行回家了。
在住院部正巧碰到了那个接生我的大夫,于是妈妈坚持要让我和大夫照一张合影,她把我交到了大夫手上,我就开始不愿意,我刚生出来的时候就是他抱的,一点都没有在妈妈怀里舒服,于是我就开始哼唧,弄得他们只好匆匆照了一下就收场了。
家虽然很小,但是却挺温馨,比医院的病房可是舒服多了。而且姑奶奶为了迎接我回来,已经作了好几天的扫除整理工作了。所以今天我也要表现好一 点,他们吃午饭的时候,我虽然饿着,但是都没有吵他们,我一个人自己玩也挺自在的。爸爸吃饱了之后,就没事干来逗我,拿着个铃铛晃来晃去,嘴里还振振有 词,多半是想教我说话,我才不离他了。不过看他的样子挺滑稽,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好几次。
回家的感觉真好,我睡在婴儿车里面也觉得挺舒服的,一切正常,所以我又开始了我的正常生活:吃奶、拉屎和睡觉。至于他们忙活什么我就不关心咯。